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9号

东环广场写字楼A座7层K-M室

邮编:100027

电话:+86 10 6416 5697

传真:86 10 6416 7567

关注世界资源研究所

合作伙伴

美国首项拥堵收费——曼哈顿拥堵收费政策即获批准

       

   美国洲议会长周一表示他的议员“正加紧推进政策实施”,表明距离纽约为曼哈顿制定拥堵收费政策的目标更近了一步。《纽约时报》Dave Sanders报道

       

    奥尔巴尼——多年的犹豫之后,纽约准备成为美国第一个实施拥堵收费的城市,其将为进入曼哈顿最繁忙路段的车辆设置新的电子收费装置。

 

    尽管领导人还没有敲定具体细节,但他们周一已达成共识,认为这项计划可以为急需修缮的地铁系统提供维修费用,所以有必要实施。

 

    预计拥堵收费的收益将使运营该市公共交通网络的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筹集数十亿美元债券,以实现陈旧地铁的现代化建设。这笔意外之财打消了人们对该计划各个方面的担忧,包括曼哈顿之外的市镇和郊区依赖汽车出行通勤者的成本代价。

 

    美国其他的城市也在积极探索交通拥堵收费,包括洛杉矶、旧金山和西雅图。这一想法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政策支持者经常指出,这对健康、安全和环境都有很多好处,包括减少空气污染和行人伤亡,还可以缓解交通拥堵。

 

    拥堵收费政策的实施,有效改善了伦敦、斯德哥尔摩和新加坡等地的交通情况,这些成功案例支撑了上述观点。不过,这样的计划也遭到了司机和反对人士的抨击,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不公平的税收,尤其会伤害到无法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穷人。

 

    例如,在纽约,时任市长的Michael R. Bloomberg在2008年就提出这项提案,被立法机构否决。由于纽约州目前面临着所得税收入不足和地铁危机。周一,奥尔巴尼的议员们一致认为这一政策实施的时机已经成熟。

 

    “肯定地说,大会已经准备好推进拥堵收费政策,”周一,美国商会议长Carl E. Heastie说民主党议会将一直坚持支持这项计划,表示“现在议会成员都已明晰了为地铁提供资金的必要性。”

 

    同样由民主党控制的纽约州参议院和州长Andrew M. Cuomo已经表明了对拥堵收费的支持。州长表示,如果不实施拥堵收费,地铁和公交票价可能会上涨30%。

 

    Cuomo是第三任民主党议员,他一直赞同将此政策作为地铁系统的一种融资机制;今年2月底,与Cuomo关系并不融洽的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也对这个想法表示赞同,他说,“没有拥堵费”,就没有办法解决地铁问题。

 

    Heastie和其他立法官员强调,有关计划的细节仍在考虑之中,包括进入曼哈顿主要商业区的确切价格等。不过他似乎有信心在4月1日州预算截止日期之前达成协议。

 

    据几名议员和助手说,大会成员和Heastie最近几天一直闭门广泛讨论一系列的豁免措施,这些措施将使拥堵收费更容易被大众接受。其中包括免除穷人、残疾人或去看医生的司机的拥堵费等。

 

    要求制定拥堵收费计划的呼声也有所上升。周一,支撑拥堵收费的代表来到奥尔巴尼,与立法机构领导人会面,其中包括美国地铁首席Patrick Foye和纽约市交通专员Polly Trottenberg。

 

    纽约市颇具影响力的合伙企业(一家商业集团)的负责人Kathryn S. Wylde,也在推动这项计划。并在Heastie宣布这项政策后不久,就赞扬了他具有“可以把各类成员凝聚在一起”的“真正才能”。

 

    今年出现了两场不同的草根运动,支持者为了游说立法委员获得他们的支持,涌入当地的地铁站,并鼓励为地铁问题烦恼的乘客给立法委员打电话发短信,这显示出支持力度在扩大。

 

    “地铁乘客对我们地铁系统的状况非常不满,我们在奥尔巴尼的代表似乎听取了他们的意见,”乘客联盟(riders Alliance)的执行董事John Raskin组织了地铁修理联盟。“我认为,乘坐不安全地铁的乘客发自内心的愤怒,让议员们意识到了紧迫感。”

 

    州长和市长支持的一项交通拥堵收费计划预计每年将从进入曼哈顿中央商务区(从南街60号到炮塔区)的交通拥堵收费中筹集约10亿美元。这些资金将用于地铁的安全维护,在2024年之前的资金项目将获得总计150亿美元的担保债券。

 

    通过收费隧道或曼哈顿西侧的亨利哈德逊大桥进入拥堵区的司机将获得相应费用的抵免。那些直接从布鲁克林大桥到罗斯福大道(F.D.R. Drive)经过拥堵区向北行驶的乘客将免收拥堵费。

 

 

    对科莫来说,即将通过的交通拥堵收费法案是一场胜利。去年,科莫成功竞选连任期间,曾因地铁问题受到谴责。他今年一直在推动地铁的全面改革,并说如果不对市政当局进行改革,他就不会签署预算,表示交通拥堵收费是修缮地铁急需的宝贵资金来源。

 

    “拥堵收费是我们拥有的最大的机会,”科莫上周在接受WNYC采访时说。“这件事我们已经讨论了20年,我认为这是对城市发展所能做的最明智的做法。”

 

    郊区的立法者对那些开车进城的人所受的经济影响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们还是努力确保交通拥堵费的部分资金流向通勤铁路,不过他们似乎对政策的实施已经做好了准备。

 

    “长岛参议员已经明确表示,一项公平合理的拥堵收费计划必须包括一项专门的收入流,用于为陷入困境的洛杉矶国税局(L.I.R.R.)升级基础设施,”纳索县的参议员Todd Kaminsky说。“我乐观地认为,能够达成一项既有利于市区又有利于郊区通勤者的协议。”

 

    预算截止日期还有一周,而奥尔巴尼向来以难以成功实施政策而闻名,这样一项计划在落地之前,可能还有很多障碍。

 

    皇后区民主党众议员David I. Weprin是反对拥堵收费的代表人物,他周一表示,除非他提出的对所有城市居民免征拥堵费的要求被采纳,否则他会一直反对这项计划。他代表皇后区的部分地区说,“许多居民不得不开车,因为他们没有准备好或负担得起的公共交通工具,我知道有很多豁免条款在讨论之中,他们可以免除五个行政区居民。”

 

    Heastie说,这些细节仍在讨论之中,不过他似乎不赞同有太多的豁免。

 

 

    “免除的人越多,财政收入就越少。” Heastie说。还有几个问题有待解决,包括帮助解决所谓的“过境沙漠”、桥梁收费以及通勤铁路用户可能享受的折扣。不过,他相信这样的收费很快就会成为曼哈顿下城的常态。

 

    “我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 Heastie如是说。

     

 

 

 

 

 

 

 新闻来源:Jesse McKinley(奥尔巴尼报道)Winnie Hu(纽约报道)

 

Please reload

标签阅读

Please reload

​阅读更多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