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9号

东环广场写字楼A座7层K-M室

邮编:100027

电话:+86 10 6416 5697

传真:86 10 6416 7567

关注世界资源研究所

合作伙伴

两会首谈拥堵费,路堵了车主应该给钱吗?

March 15, 2017

 

 

  摇号限购、单双号限行、限外等措施不少人都觉得相当麻烦,而且路还是那么堵。除了这些措施,道路拥堵费也已经引发人们讨论许久,今年两会上,交通部部长李小鹏亮相“两会部长通道”首次谈及拥堵费,并且就交通拥堵、摇号、共享单车等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李小鹏说,拥堵问题是大城市病。解决拥堵问题,仅用一种办法不行,要综合施策,打组合拳,其中摇号、限行都是治理交通拥堵的治标之策,“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取得一定成效的同时也给大家带来了不方便,“换个角度,我们都是治理交通拥堵的贡献者”。对于共享单车,李小鹏说,这是一种模式创新,应积极鼓励支持。各地要因地制宜、因城施策,加强管理。

 

 

        确实拥堵费也只是其中一种手段,也是治标不治本的,而且涉及收费的措施在我国想要实行必然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

第一,凭什么收费

  这是首先要让群众弄明白的问题,目前的法律体系内没有相应的规定能够作为拥堵收费的依据,未来如果要实行必须先立法。但是拥堵费相比其他治理拥堵手段是最接近使用者付费原则的。

 

 

第二,怎么收费,收多少

  收费方式也是一大难题,建立收费站吗?无疑是增加新的拥堵点。而加装识别系统和车辆加装识别终端,通过电子金融收费应该是比较理想的手段,但是工程量巨大,如何确保每辆车都有收费终端,恐怕就要交给伟大的年审来实施了,如何避免逃费也值得思考。

 

 

第三,交了钱就能不堵了吗

  这个问题比较尴尬,说实话恐怕收了费,并不能很好地解决拥堵。人们的出行需求是刚需,即使收费还是要出行,公共交通如今的建设仍要落后许多,大师认为就算收费,为了节省时间,很多人还是不会选择公共交通。毕竟地上地下都是人挤人,比如大城市的上下班峰时公交站情境,简单来说供不应求。

 

其实拥堵费在部分国家已经在实施了,我们可以做个参考。

新加坡

  新加坡1975年起在市中心6平方公里的控制区域,对进入的车辆每天收费3新元的“道路拥堵费”,公交车除外。

 

 

 

伦敦与斯德哥尔摩

  英国伦敦和瑞典斯德哥尔摩,于2003年和2007年先后开始对市中心的车辆征收“道路拥堵费”。伦敦对进入市中心的小车征收道路拥堵费后,每天进入市中心的小汽车减少20%~30%,公交车因此较以前提速25%。07年2月,伦敦更将征收道路拥堵费的范围扩大到伦敦西部的肯辛顿、切尔西等富人区。

 

 

纽约

  08年3月31日,美国纽约市议会表决通过了在曼哈顿区征收交通拥堵费的提案。根据提案,从早6时至晚6时,纽约市曼哈顿区60街以南到华尔街商圈路段将加征塞车费,收费标准为轿车每天8美元,卡车每天21美元,出租车多收1美元附加费。上述路段居民的车库免税优惠同时被取消。

 

 

 

        大师总结:我国情况与国外差别太大,恐怕拥堵治理要困难得多。人口密度、城市化程度、道路交通发达程度和公共交通发达程度都是要进行综合考量的。其实我国的拥堵根本上反映了资源布局不合理,治理拥堵的根本是资源的合理分布,如果好的学校、医院甚至日常的购物场所都集中在大城市,能不堵吗?尽管城市化在进行,但是优质资源依旧没有得到很好的分配,城市人口密度有增无减,根本治理拥堵无从谈起。

Please reload

标签阅读

Please reload

​阅读更多

Please reload